无标题文档
浙江在线-黄岩支站 
您现在的位置: 黄岩新闻网  >  橘乡文苑
南方的蜜橘花,北方的沙枣花
2019年01月25日 09:56 来源:今日黄岩 【进入论坛】

  周姨家的后院种了两株沙枣树。这树挺丑的,浑身是刺不说,叶子也是灰绿色的,实在不招人待见。周姨说:“别看沙枣树不好看,它防风固沙的本领好着呢。”后院儿是沙地,先用沙枣树固固沙吧。大西北的风沙那是真大,尤其春天。北方的春风不像南方“春风又绿江南岸”,是清新温婉的二八少女;北方的春风是“漫卷狂风蚀春色,迷梦黄沙掩碧空”,有横扫千军,攻城掠地的气势,似乎不如此赶不走冬天。北方的春天来得着实不易,也更加撩人心醉。当双燕归来细雨中,春天也到了尾巴上,沙枣树终于舒口气,缓缓绽出春色。沙枣花也不起眼,是淡淡的黄,花儿挺小的,但是浓香扑鼻。花香把周姨家的小院子填得满满的,浓而不烈,呼吸一下,五脏六腑都觉得舒坦。周姨说:“这沙枣花很像家乡的橘花,别的花都快开尽了,它才开花,模样也不起眼,但是花香扑鼻,远远的都能闻到,是别的花比不了的。”

  多年以后,我调回老家工作,正巧赶上橘花开,走哪儿都是香气扑鼻。我问同事:“什么味道这么香?”同事说:“橘花呀。”老家是蜜橘之乡,到处可见橘树,可我真没见到橘花。同事说:“你要走近了看,花都是藏在叶子下面的。”嗬,还真是的,花是白色的,有点羞涩地躲在叶子下面,原来这就是橘花啊,花香幽幽的,有点儿甜,闭上眼,深深地呼吸,五脏六腑都觉得舒坦。此时,我忽然想起周姨说的话,想来在那遥远的北方,沙枣花也该开了吧。

  周姨和我父亲都是第一批支援宁夏的浙江支青,周姨是路桥人,父亲是海门人,当时都隶属于黄岩县,是同乡。周姨对同乡特别关照,我们都亲热地唤她一声周姨。只要一提起“周姨”,周围的人都知道,就是那个像电影演员田华的人。周姨年轻时长得真好看,笑起来好看,生起气来也好看。照说,漂亮的人都喜欢照镜子,可我从没见她照镜子,我们几个小姑娘如果在镜子跟前晃一晃,都会挨她批评的。她特别能吃苦,成天忙里忙外,听周姨的女儿琦说,她偷偷翻过母亲年轻时的日记,满纸都是建设祖国的豪言壮语,因为怕结婚耽误工作,还愣是让郭叔等了她五年。

  琦的外婆当年从黄岩县城嫁到路桥,满载嫁妆的小船把南官河都排满了,场面甚是壮观,这让琦一直津津乐道。可她不知道的是,民国时,黄岩城内河道纵横,河两旁遍植橘树。小船轻快地穿行在河面上,两岸橘林似锦,那场面岂止是壮观呢?想想都醉了。

  周姨和郭叔的婚礼应该没有这样的排场,不过他们的感情极好。记得一个暑假,我在周姨家小住,那时候午饭后有小说连续广播节目,当时正在播张贤亮的《男人的风格》。有一次,我们几个孩子听得入了迷,没有按时午休。周姨发现了,她走过来先是默默看了我们一眼,我们都以为要挨批评了,结果周姨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又扭转身进来,问道:“你们觉得什么样的人是男子汉?”我们相互对视,不知怎么回答。周姨笑了,“你爸爸虽然个子不高,但在我心中,他就是真正的男子汉!”说完就走出去了。我们相视而笑,那时候才只有十几岁,可是对爱情已有朦朦胧胧的感觉,周姨的神情彻底颠覆了我对她的最初印象。后来,当我回忆起周姨,总会想起她那天的样子,像橘花一样羞涩含笑的样子。

  郭叔那时候已经是厅级干部,但在周姨面前,他跟我们几个孩子一样听话。周姨有时候会让郭叔扫扫地,说开会坐久了要活动活动,但仅此而已,别的家务活,周姨是不舍得郭叔做的,家里家外忙碌的都是周姨。郭叔一有闲就想着搭把手,但常常被周姨阻止,说工作辛苦了,要多休息。郭叔如果执意要帮忙,周姨会生气,这时候郭叔都会乖乖放下手中的活,但他也拦着周姨,招招手叫儿子:“郭晖过来……”

  郭叔离休后,陪着周姨回到了老家生活。有一次,我去椒江看他们,郭叔悄悄告诉我,他吃不惯呢。郭叔是陕西人,最喜欢羊肉面、酸汤水饺,可在台州,海鲜和米饭才是主流。这对于吃了一辈子北方面食的郭叔来说,实在是个挑战。可是郭叔一直陪着周姨住在老家,直到后来他的身体出了状况,周姨认为是不适应南方气候的缘故,这才又回去了宁夏。回程之前,郭叔和周姨来黄岩看我。正是橘花盛开的季节,花香一阵一阵地飘过鼻端,周姨留恋地说:“好香啊!”

  听说,橘花的花语是新娘的喜悦。细小的洁白的花朵,掩映在绿叶之下,似露还藏,满怀羞涩,还真像娇羞的新娘。也许,在周姨和我父亲他们这些支青的心中,家乡就像是橘花,是他们心中永远的新娘!

  那天给郭叔周姨打电话,恰巧琦也在。琦平时生活在深圳,妹妹在上海,哥哥在宁夏,和我家里一样,兄弟姐妹都分散在全国各地。支青的后代不少都是这样,只是苦了家里的老人。琦说:“父母都老了,尤其父亲生病后生活不能自理,两人都非常辛苦。”

  琦告诉我,那天,她和母亲一起帮忙给父亲洗澡,父亲突然说:“老周,你的手臂怎么了,怎么没肉了?”母亲看看自己的手臂,半天不响,随后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老了……”琦讲话的口吻淡淡的,但我知道她在克制内心的波澜!

  “你听过《父亲的散文诗》吗?”琦突然问我。“听过,最喜欢这段……这是那一辈人留下的足迹,几场风雨后就要抹去了痕迹,这片土地曾让我泪流不止,它埋葬了多少人的辛酸往事……”忽然就哼不下去了,电话里一阵沉默。

  我喜欢南方的蜜橘花,我也喜欢北方的沙枣花。这一南一北模样普通却又奋力绽放的花,总会让我想起当年支边的父辈们,他们身上质朴、坚韧、顽强、奉献的精神,多么像那长在沙漠中的沙枣花,不管环境多么恶劣,也要努力绽放!

  我似乎又回到了周姨家的小院,听见周姨对我说:“这沙枣花很像家乡的橘花,别的花都快开尽了,它才开花,模样也不起眼,但是花香扑鼻,远远的都能闻到,是别的花比不了的……”

  听说,沙枣花的花语是守望、惜别!

【作者】: 王雪梅 【编辑】:朱慧益
推荐阅读

高温,对于很多室内工作的人而言,或许只是一个数...【详细】

近日,北洋镇康山村的村民牟永胜,种的南瓜大丰收了...【详细】

在橘乡,“全民健身日”这天,城区的大街小巷也...【详细】

最新热点+更多
黄岩区传媒集团公开招聘差额补贴事业编制...
北洋镇五尖山水毁公路恢复临时通行
公路桥梁“体检”忙
以信仰坚守初心 用实干诠释使命
我区开展燃气行业安全生产专项大检查
上垟乡开展“八一”建军节慰问活动
2011年03月01日 黄岩新闻
城南派出所:实字当头全力推进禁毒工作新局面
禁毒宣传进文化礼堂
庆中华崛起 感民族骄傲
【浙江日报】黄岩力推人才工作高质量发展
关于“视频新闻”无法访问的情况说明
山东省泰安市党政考察团来我区考察
黄岩区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4号 浙ICP备08109618号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6-84765080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黄岩新闻网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