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浙江在线-黄岩支站 
您现在的位置: 黄岩新闻网  >  新闻在线  >  黄岩新闻  >  黄岩人物
坚守47年,为他人弹出温暖生活
2019年03月25日 14:39 来源:今日黄岩 【进入论坛】

“弹棉花啊弹棉花,半斤弹成八两八哟,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哟,弹好了棉被那个姑娘要出嫁。”一说起弹棉花,电影《巧妙奔逃》里这首耳熟能详的插曲,老一辈人应该都会唱,脑海随之浮现这样的画面:一根弦、一个木槌,弹棉花的匠人用木槌有节奏地击打弹花弓的弓弦,发出“嘭嘭”的声音,案板上的棉絮被弹动而飞舞。

作为旧时的传统技艺,弹棉花曾是不少人养家糊口的行当,加工出来的棉被,更是民间婚嫁必不可少的嫁妆之一。然而,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机器取代了纯手工,弹棉花这门老手艺渐渐没落了。但在高桥街道,有一家经营了40年的棉絮加工店,店主顾士良今年64岁,从业47年的他依然坚持干着手工弹棉花这一老行当,为市民定做新棉胎或翻新旧棉絮。

坚持手工弹棉花

近日,记者来到顾士良位于高桥街道的棉絮加工店看到,店面只有十多平方米,简陋狭小的空间里,一床铺开的半成品棉被占据了大半个地方,角落里堆放着棉花、棉线等原材料,顾师傅在一旁背起弹花弓正准备弹棉花。只见他双手环腰后插一木棍,再绕到前面用红绳系住,左手持弓,右手持木槌,“嘭、嘭、嘭……”伴随着弓槌富有节奏的打击声,弓弦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均匀地振动,店铺里棉絮纷飞。

“外行人觉得弹棉花看着简单,挺好玩的,实际上工序挺多的。”顾师傅告诉记者,制作一床棉被主要经过称棉、铺面、弹棉、上线、扦纱、压棉等,如果是旧棉絮翻新还多一道撕棉的工序,这样一整套下来,一床棉被就完成了。

顾师傅一边弹着棉花一边继续为我们介绍,弹棉花的关键是振动弓弦时力度的掌握,用木槌有节奏地打击,弓弦均匀地振动,以弓弦的振动拉动棉纤维,弓弦埋入棉花时的声音低沉,没有余音;弓弦浮出棉花,声音高亢,余音较长。如此往复循环,使棉絮成飞花而重新组合。

“整个流程下来至少要三个小时,而其中最麻烦的就是弹棉花,这道工序也是重头戏,占了整个工序的一大半时间。”顾师傅说,一米多长、十几斤重的弹花弓背在背上,木槌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一天下来,他常常累得直不起腰。

“以前体力好的时候,一天能做三床棉被,现在力不从心了,纯手工的话一天完成一床就很不错了。”顾师傅说,如今很多人图省事,都已经省略了这个步骤,直接用棉花机,但他坚持用手工,“若是省略了手工弹棉花这个步骤,棉被里面的每一层是分离的,而且以后也不能翻新。”在顾师傅看来,他做的棉被,质量一定要过关。“这是祖辈传下来的手艺,我就要这么坚持做下去。”

一弓一弦弹出温暖

自从记事起,顾士良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扛着一张杉木弹花弓走村串户的背影和“嘭嘭嘭”地弹棉花的画面。“小时候有弹棉匠来家里弹棉花,我就守在边上看,把它当个稀奇玩意。”顾士良告诉记者,因家里条件不好,17岁那年,他便开始跟随师傅学习弹棉花。“当年学弹棉花手艺不用交学费,我就跟着师傅做了几年学徒,就当给他帮忙。”因为珍惜机会,顾士良学得认真,上手也快,当学徒的第一年他便掌握了弹花、磨盘、扦纱等制作棉胎的全部工序。他说,弹棉花这个行业比较讲究,入行满三年才能出师。出师之后他就自己背着弹棉弓在村子里单干了三四年,直到1979年,他才在高桥集镇位置租了店面,安顿下来,自此便再也没有离开过。

“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是手工棉被行业的辉煌时期,弹棉被也曾是不少人养家糊口的行当,在那时,我这门手艺还挺吃香的。”顾师傅说,刚干这行的时候,他每天都忙不过来,尤其到了冬天,订单特别多,从早上一直忙到凌晨是常有的事。

“我记得1983年至1988年,是棉被作为陪嫁品最为兴盛的6年,黄岩民间每家每户嫁女儿都会预定12床棉被。”在那个年代新被子往往是结婚时才购买,一床被子见证了一段婚姻的开始。“我做过许多这样的被子,我们将结婚用的被子叫‘喜被’。它的做工和普通棉被稍有不同,需要在网线前,用彩色的毛线在棉花上盘出喜字和花鸟鸳鸯等图案,每个师傅的手艺不同,盘出来的花纹也各有风格。”顾师傅说,那个时候做了喜被都是要给喜钱的,图个喜庆。

“还有就是翻新被做得也多,以前人们的生活水平比较落后,一般家庭没有经济能力购买新棉被,家里的老棉被往往是用到旧,再送到我们这里翻新一下又能用上好多年。”顾师傅说,手工棉被要比市面上其他的被子保暖、经久耐用些,即便是年头久远的旧棉絮,一经弹制,又可恢复洁白柔软。

“阿良的弹棉技术好,人也实在。”王大爷是这条街上的老住户,每天饭后散步走到顾师傅的店门口都会去望一望。他告诉记者,虽然市场上被子的样式选择多,但大部分看不出来用的什么料子,担心是黑心棉,而在这里,看得见摸得着,大家买得放心。还可以定制,就算是用上十几年旧了,还可以重新翻弹三到四次。街坊几十年,从来没听说过顾师傅因质量问题被投诉。

“顾客可以看见我们操作,不用担心有黑心棉。”顾师傅说,市面上虽然有很多羽绒被、太空被,但是手工棉被吸汗透气、保暖且经久耐用,很多人还是愿意来弹棉花。“弹棉花赚的是良心钱,尽管现在会弹棉花的人少了,但需求还在,只要踏实肯干,还是能挣钱的。”他告诉记者,经历过这个行业的辉煌时期,又经历了这个行业的落没,始终觉得弹棉花是件良心活,也是一个能带给人温暖的工作。

“我的大弓总有一天会被拿去展览”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家里盖的,已不仅仅是棉絮棉胎,弹棉花的手艺也慢慢被机械化操作所代替。

“弹棉花功夫全在一双手上,而且工作时间长,一天到晚都得站着,长时间的弹花,需要很强的臂力,很辛苦。再加上弹棉花的时候屋子里飞絮弥漫,即使再炎热的天气也要戴上口罩,以阻挡空气中飞舞的棉絮和灰尘,十分闷热难受。”所以,顾师傅也没舍得让儿子继承手艺,他说,高桥原先有7个弹棉花的师傅,现在就仅剩他一个人。“等我以后做不动了,院桥、路桥还有那些黄岩城区找过来的人就再难找地儿做棉被了。”顾师傅感慨道。

顾师傅使用的弹棉花的大弓,是红柏木的老料子,由他的师傅找人制作而成,传了三代人,已有百余岁。“这把弓最早以牛筋为弓弦,后来是羊肠,用墨汁浸黑,再到如今使用透明的实心尼龙。”顾师傅说。弓身在师傅们手中几万次的背起放下,坚硬的木身留下了他们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顾师傅举着百年的柏木弓说:“我跟儿子讲过,哪怕等到将来我过世,也不要把弹棉花的工具轻易劈成柴烧了。老物件要保留好,虽然不知道会是多久,但我知道总有一天这把大弓会拿去展览的。”

说完,顾师傅拿布擦拭了一下,陪伴了他近50年的弹棉弓。“好好保存,留个念想,以后还能给孙儿看看。”

顾师傅继续喃喃道:“弹了大半辈子的棉花,如果转行,又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继续做下去,直到哪天弹不动了,就可以歇歇喽……”

离开的时候,顾师傅和妻子配合着为一床棉胎压线,记者脑海中却想起弹棉花的“嘭嘭”声,宛如一首经典老歌,轻缓而有韵味地唱响,余音缭绕。

记者手记:  

如今在黄岩城区,再也无法看到弹棉匠身背大木弓,走街串巷的身影。曾经,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手工弹棉花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与之不变的是,有这些传统工艺陪伴的旧时光,在人们的记忆里历久弥香。

本版图片由陈娴提供

【作者】: 孙韵茜 【编辑】:朱慧益
推荐阅读

高温,对于很多室内工作的人而言,或许只是一个数...【详细】

近日,北洋镇康山村的村民牟永胜,种的南瓜大丰收了...【详细】

在橘乡,“全民健身日”这天,城区的大街小巷也...【详细】

最新热点+更多
黄岩区传媒集团公开招聘差额补贴事业编制...
北洋镇五尖山水毁公路恢复临时通行
公路桥梁“体检”忙
以信仰坚守初心 用实干诠释使命
我区开展燃气行业安全生产专项大检查
上垟乡开展“八一”建军节慰问活动
2011年03月01日 黄岩新闻
城南派出所:实字当头全力推进禁毒工作新局面
禁毒宣传进文化礼堂
庆中华崛起 感民族骄傲
【浙江日报】黄岩力推人才工作高质量发展
关于“视频新闻”无法访问的情况说明
山东省泰安市党政考察团来我区考察
黄岩区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4号 浙ICP备08109618号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6-84765080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黄岩新闻网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