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浙江在线-黄岩支站 
您现在的位置: 黄岩新闻网  >  橘乡文苑
摘尽枇杷一树金
2021年05月26日 10:31 来源:今日黄岩 【进入论坛】

  五月,微微炙热的阳光打在枇杷树上,照映着欣欣累累的果子,折射起一团又一团金灿灿的光晕,炫目,耀眼。“树繁碧玉叶,柯叠黄金丸”,美妙的色调,从眼眸盈盈地泻入心底——哦,又是一季枇杷,又是一年初夏……

  我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住在奶奶家。奶奶那时租住在一个大户人家的院子里,和奶奶一样租房的还有两户邻居,大家一个台门进出。我和小伙伴们一放学就在院子里嘻哈玩乐,这里是我们童年的游戏乐园。

  记忆里,院子的东南角有一眼老井,井沿布满青苔,井水冬暖夏凉清冽甘甜。院子四圈的平地铺了青石板,日晒雨淋后被磨得铮亮。院子中间还留了两大片泥地,零散地种着棕榈、乌桕、香樟、苦楝等树,还有紫藤、凌霄、木莲、何首乌及许许多多不知名的花草。其中我和小伙伴们最感兴趣的是那棵枇杷树,不为别的,就为有果子吃。那个年代别说零食了,就是水果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种。

  “枇杷隔岁花”,从十月枇杷树开“头花”开始,瞧着枝桠上一团团云絮似的小小的可人的花朵,我们便在心里种下了期盼。直盼到来年五月青果变黄珠圆玉润,望着诱人的枇杷,大家都垂涎欲滴,心潮起伏。

  户主人是横亘在我们面前的一道坎,我们都怕他。他不光人长得魁梧,脾气也有些坏。只要我们在院子里玩得稍“疯”些,他就会大声呵斥,样子看着十分凶。话说回来,不要说这棵枇杷树,就是整个院子都是他的,他不允许的事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奶奶也再三交待,在院子里尽管玩,可千万不能偷摘枇杷呀。

  可一树黄澄澄、圆滚滚的枇杷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那几天老是觉得眼前有枇杷在晃悠,害得我们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最后大家心照不宣,一拍而合,决定找个时间趁户主人出门时偷偷地摘几颗尝尝,就几颗,发现不了的。

  捱到周末中午,户主人去了乡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奶奶以及其他邻居吃完饭也都躺下午睡了。真是天赐良机,小伙伴们蹑手蹑脚地来到了枇杷树下,树有点高,但难不倒我们。平时练的“叠罗汉”正好派上用场,靠着树一下子就叠上了,我因为体瘦人轻爬到“罗汉”顶上负责摘,看着眼前大颗大颗的枇杷,我手舞足蹈兴奋地差点笑出声来。

  就在我伸出手准备摘那串最大最黄的枇杷时,忽然脑子“咯噔”一下,直觉告诉我有人在盯着我。我连忙回过头向四周扫视,正好和二楼靠在窗口的户主人的小女儿对上了眼。天,她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儿,把院子里的一切尽览眼底,我像被点了穴位一样呆住了。

  户主人的小女儿和我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同一年级不同班。她不但学习成绩好,人也长得乖巧可爱,很讨老师和奶奶及邻居们的喜欢。但我们都不喜欢带女孩子玩,因为玩不拢也嫌她们麻烦。再加上她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家里条件又好,跟我们总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当然最主要是她不主动找我们,所以我们也就经常当她不存在。

  “在干嘛?你倒是摘啊!”“我们快撑不住了,快摘!”树下的小伙伴们不停地催促我。我定了定神,心想:怕啥?被看到又如何?不就一个小丫头嘛,要告状就去告吧,哼!于是手忙脚乱地摘了两串就下了树,毕竟心慌,只想草草了事。这时小伙伴们也都发现了她,大家朝我挤眉弄眼地笑笑,便一哄而散了。

  真不够朋友,我在心里骂着。看着手里的两串枇杷,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鬼使神差地上楼敲门,然后讪讪地把枇杷塞到女孩手里。女孩冲我浅浅一笑,我却涨红了脸,一个字也没说便落荒而逃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的心都是悬着的:女孩有没有向父亲打小报告,还是连她也被她父亲骂了?但观察了许久,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忐忑的心才渐渐平息下来。

  又到了周末,天气预报说下周会下雨,所以一清早户主人便搬出梯子把枇杷树上的枇杷全部采摘了。等到我和小伙伴们来到院子,望着光别别只剩下叶子的枇杷树,大家沉默了,心里好像都不是滋味。

  孩子终究是孩子,没过一会儿又玩开了。就在我们玩得起劲时,女孩也来到了院子里,提着一小篮的枇杷。“大家停一下,都过来吃枇杷了!”我们都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女孩轻轻地笑着:“都愣着干嘛,快过来吃,很鲜很甜的枇杷哦。”小伙伴们都瞧向我,我只好踱步往前在篮子里拣了一颗,剥开皮快速地塞进嘴里。枇杷真的很好吃,滑润细腻的果肉和爽甜的汁水在唇齿间翻腾,满口留香。

  见我吃得很陶醉的样子,小伙伴们也迫不及待地凑过来,兴高采烈地吃起来。但我心里有两个疑团未解,我试探地问女孩:“你拿的这些枇杷你爸知道吗?”“放心吧,就是我爸让我拿给你们吃的。”女孩说完眨了眨眼,脸上起了一圈红晕。就冲这个表情我猜测女孩肯定隐瞒了啥,我继续追问:“真的?这么好?是不是你帮我们做了‘工作’?”女孩羞红了脸没应声。我连忙岔开话题,试探着问:“听我奶奶说,摘下的枇杷你爸另有用处,你知道干啥用吗?”女孩递给我一颗枇杷,接着娓娓道来。

  原来她爸出生没多久母亲就过世了,被家人抱到乡下找奶妈抚养。他人小胃口特别大,一个奶妈的奶水远远不够,所以又找了两个,三位奶妈轮流照顾他,都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亲着疼着,抚养长大。所以他始终把三位奶妈奉为自己的亲妈,孝敬有加。而三位奶妈有个共同点就是爱吃枇杷,所以每年户主人都会摘下院子里的枇杷送到十几里外的乡下给她们尝鲜,而他自己却从来都不舍得吃几颗。我一边吃着,一边听着,陷入了沉思……

  “摘尽枇杷一树金”,时光荏苒,往事如斯。但愿我能在流逝的梦里找到回去的路,让刻进记忆里的枇杷滋味永远延续下去!

【作者】: 毕雪锋 【编辑】:章文花
推荐阅读

高温,对于很多室内工作的人而言,或许只是一个数...【详细】

近日,北洋镇康山村的村民牟永胜,种的南瓜大丰收了...【详细】

在橘乡,“全民健身日”这天,城区的大街小巷也...【详细】

最新热点+更多
包顺富在督查防汛工作时强调 下好“先手...
我区召开“共同富裕”现场推进会
官河古道项目东官栈道和橘源桥工程预计本...
官河古道项目东官栈道和橘源桥工程预计本...
长潭水库放水发电腾库容确保安全度汛
上垟乡开展“八一”建军节慰问活动
2011年03月01日 黄岩新闻
城南派出所:实字当头全力推进禁毒工作新局面
禁毒宣传进文化礼堂
拒绝“躺平” 拥抱奋斗
【浙江日报】黄岩力推人才工作高质量发展
关于“视频新闻”无法访问的情况说明
山东省泰安市党政考察团来我区考察
黄岩区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4号 浙ICP备08109618号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6-84765080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黄岩新闻网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