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浙江在线-黄岩支站 
您现在的位置: 黄岩新闻网  >  文化黄岩  >  人文
远去的老工匠
2022年11月07日 11:34 来源:今日黄岩 【进入论坛】

  时光无言,岁月如梭。小时候,在黄岩城里街头巷尾随时可见许多穿街走巷的工匠。这些工匠的活计涵盖了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方便,有些工匠手艺之高超,令人叹为观止。然而如今,这些老行当在时光里逐渐远去,成为了一段历史中珍贵的烙印。

  打镴匠

  打镴匠是传统老行当之一。镴是铅与锡的合金。过去,在我们黄岩这一带,将做锡镴制品的手艺人称为打镴人或打镴匠。我很小时候,家里有过几件锡镴打制的镴酒壶、镴烛台、镴罐罐等制品。后来,只留下一把镴酒壶。

  镴酒壶是冬天烫酒的好器皿,因为,父亲喜欢喝点小酒,所以就留下了它。锡镴可熔点低,传热快,一壶酒放到炉子上,不一会,就烫好了。如果一不小心,酒壶嘴就熔掉了,甚至整把酒壶熔掉了也是常有的事。镴酒壶经常过火,其损耗也大,一年下来,就会变薄、变形、变黑,所以,镴酒壶往往每年都要翻新一次。因有损耗,每次翻新就要加点镴,否则,重打的酒壶就要变小,容量也相应减少了。

  打镴酒壶的时间往往是在冬天,也就在冬至前后到春节前这段时间吧!因为,天冷了,人们才想起镴酒壶烫酒;或者是冬至到了,想起祭祀要用到镴酒壶。大半年没用,镴酒壶什么时候漏了也不知。这虽不能说是规律,但却是大家常常碰到的事。

  这时候,打镴匠挑着打镴挑子来了。人们拿着破漏的镴酒壶拦住了打镴挑子,因为,其它锡镴器皿、用具基本上不翻新,也有极少是打新的。那时候,锡镴不流通,人们很难搞到锡镴新货。所以,我一直来,还只见识过打镴酒壶,还没见过打制其它镴制品。

  打制锡镴制品,是纯手工制作,相关的工具不多,主要有模具、压板、锅、火炉、、烙铁、剪刀、锤子等。打制的工序也不复杂,主要有制模、熔锡、浇铸、剪裁、焊接、打磨、抛光、雕花等几道工序。所以,打镴匠挑着一担打镴挑子,就好像挑着一座工厂来。但他往往不带原材料,也不带燃料,烧火用的木炭,也是委托人提供的。

  那时候,我们大家都很守规矩,不管是大人、小孩,谁先到,谁的活儿先做。第一个费用大些,因为是冷炉,木炭就要多用点。打镴匠一般会把加工点选在比较宽敞的公用地带,如巷口、台门头等地方。只见打镴匠将挑子放下,摆好工具后,就开始接活。

  小时候,我看过几次打镴的活,有时候,自己家的镴酒壶拿去加工好了,还蹲在一边继续观看。从打镴酒壶的工序看,表面看去似乎很简单,真实的技术含量高不高,不得而知。

  只见打镴匠点燃小火炉,放上小泥锅,然后,将旧的镴酒壶放到泥锅里熔化;这边在熔化,另一边打镴匠开始放好压板,先放上一块,在上面盘上小麻绳;镴水熔好后,打镴匠就用铁钳子夹起泥锅,将镴水倒在压板上麻绳圈内,再压上另一块压板,把流岀的多余的镴水结晶后,放回泥锅里再熔。

  一会儿,翻开压板,一张镴皮就好了。打镴匠用尺子简单量一下镴皮,就用剪刀剪起镴皮,剪好镴皮,麻利地一卷,就像一个小喇叭,镴酒壶的壶身就好了。

  接下去,用同样的方法,制作镴酒壶的上颈口、酒壶底盘、酒壶盖子、酒壶把手、酒壶嘴及盖。待各种配件都制作好了,再用烙铁沾上锡镴将各个配件焊接好,轻轻地用木棍敲打平整,形成了一把镴酒壶的粗制品。

  粗制品岀来后,再进行细加工。细加工根据客户的要求有所不同。基本上要做到磨平、打光,壶身刻上简单的禽兽花草,壶盖上焊接上一只小禽兽。这样,崭新、光亮的镴酒壶就呈现在我们面前。

  那时候,锡镴市面上不流通。如今,塑料、铝制品等器皿不断增加,打镴的活计越来越少,打镴匠基本上看不到了。

  近几年,有些人家嫁娶陪嫁要用到锡镴器皿,还有些中药店铺需要镴罐罐装药,打镴的活计又重新出现。但它不再是穿街走巷的了,而有了固定的店铺。

  穿街走巷的打镴匠已经远去,年少时的情景亦不会再现。

  补鞋匠

  补鞋,如今大家偶尔会碰到,对补鞋匠大家似乎还熟悉。其实,这几十年来,人们脚上的鞋,已经历了多个发展阶段,传统的补鞋匠,已离我们远去了。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初,有双布鞋穿就很不错了。所以,那时对于布鞋是很看重的,能不穿时尽量不穿,穿之前要做些加固,穿破了赶紧修补。补鞋匠就应运而生。这是修补布鞋的补鞋匠。

  我们家兄弟姐妹小时候穿过的布鞋,可以说没有一双没修补过的,所以,我很小时候就见识过补鞋匠。那时候,补鞋匠会挑着一副简单的修补担子,走街穿巷。修补担子一头是补鞋凳,一头是工具箱。这补鞋凳也可以说是工具,它的上头是木头锯成的一只鞋样,连着一根铁杆,下头连着的是一块厚实的木墩,钉鞋底时就放在上面操作。工具箱内除了小榔头、剪刀、钻头等工具外,还有皮料、鞋钉、鞋线等材料。

  那时候,补鞋匠的态度都很好。在我们一带补鞋,往往会在我家隔壁的王家台门口工作,我们一群小孩就围着看。只见补鞋匠打开工具箱,摆开工具后,首先会对需要修理的鞋子进行全面检查,找出应修补的地方,与主人确认修理价钱后,就开始修补。一般修补的价钱都包括材料费用,如果是主人自备料,那就酌情减一些。修补时,一般是先补鞋面,再钉鞋底。修好后对鞋底内再三抚摸,生怕鞋钉扎脚,确认无瑕后,才将鞋交还主人。

  我家喊来补鞋匠说是补鞋,其实大多是给布鞋加固。在每年春节过后不长时间,穿过的新鞋,第一次下水洗后,母亲就不让我们穿了。她喊来了补鞋匠,给我们的布鞋加固。那时候,我母亲有个义弟,是我外婆奶大的,在上海某皮革厂工作。此人很有情义,每年回家探亲,总会来看我外婆,也会来我们家,给我们带来一些皮革残角。母亲就拿这些皮革残角,让补鞋匠给我们每个人鞋的前小半部分加上皮料,同时,还在鞋底前后跟钉上橡胶车胎底。一双布鞋就让补鞋匠给弄得扎扎实实。这双布鞋(可以说是半皮鞋了)就陪伴我们一整年。

  与修补布鞋的同一时期,还出现过另一类的补鞋匠,那是专补橡胶雨鞋(我们那时叫套鞋)的。橡胶雨鞋在那时候算是高档用品了,下雨天能穿上它,那是很阔气的了。所以,那时穿的人不多,修补的也不多。我记得那时的补鞋匠,就像走亲戚似的,提着一只白藤篮,穿街走巷,叫着“补套鞋”。

  那时候,我见过修补橡胶雨鞋。这工作看上去比较简单,补鞋匠先用锉刀把雨鞋上的洞或者是裂口周围大概铜板大的地方锉去亮光,再从工具箱里拿出一种胶水,涂在已锉去亮光的部位,又拿出一张铜板大小的橡胶片,稳稳地贴在已涂胶水的地方。粘贴住后,稍等一会,再用锉刀把贴上的橡胶片四面锉平,雨鞋就修补好。

  那年代,在小部分年轻人中还有篮球鞋、力士鞋、跑鞋及军鞋等帆布面料,橡胶底的鞋类,新的补鞋匠出现。这些补鞋匠开始也是纯手工的,大都就是原来的修补布鞋的补鞋匠。后来,随着布鞋的淡出,帆布面料橡胶底鞋类的兴起,肩挑手摇补鞋机的补鞋匠大量出现。在城市乡村、大街小巷,到处可见他们的身影。他们挑着一头是补鞋机,一头是工具箱兼工作凳的担子,在城里某个角落,或是乡村集市某个地段一字排开,顾客就地脱鞋修补,场面很有气势。

  这手摇的补鞋机,携带方便,操作简单,使用的工作面宽、效率高,鞋底、鞋帮、鞋面任何某个角落裂缝、破损都可修补,很快取代了手工补鞋。但当皮鞋成为穿鞋主流时,补鞋机也失去了市场。

  这时期,还曾兴起塑料凉鞋、泡沫拖鞋热,相应地又催生了修补塑料凉鞋和泡沫拖鞋的行当。这个行当的工具更加简单,开始是一把木柄的铁烫头放在烧木炭的小炉子里烫红,后来是接上电源的电烫头,就用这烫头给裂缝、掉片的塑料凉鞋和泡沫拖鞋修补。但不久,塑料凉鞋和泡沫拖鞋失宠,该行当也很快消失。

  几十年来,皮鞋已成为人们日常穿着的重要鞋种,尽管经常有时髦的鞋类出来招摇过市,也有传统布鞋、胶鞋企图以各种形式再次流行,都已无法改变皮鞋在人们穿鞋中的主流地位。但是,皮鞋的兴起并没有催生相应的补鞋业。由于人们消费理念的改变,市场商品花色日新月异,,往往是刚买的新鞋就已经过时,谁还去修补旧鞋?

  现在,在城乡某一角落还在死撑着补鞋业的补鞋匠已极少了。

【作者】: 林允华 【编辑】:朱慧益
推荐阅读

高温,对于很多室内工作的人而言,或许只是一个数...【详细】

近日,北洋镇康山村的村民牟永胜,种的南瓜大丰收了...【详细】

在橘乡,“全民健身日”这天,城区的大街小巷也...【详细】

最新热点+更多
徐礼辉督查“五水共治”及“品质城市”建...
不断擦亮“中华橘源”金名片 优品种调结构...
区水利局:加速构建现代水网 今年完成水利...
不断擦亮“中华橘源”金名片 优品种调结...
黄岩交通讲师团进村入企宣讲党的二十大精神
上垟乡开展“八一”建军节慰问活动
2011年03月01日 黄岩新闻
城南派出所:实字当头全力推进禁毒工作新局面
禁毒宣传进文化礼堂
从“喵树组队”看共同富裕
【浙江日报】黄岩力推人才工作高质量发展
黄岩区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4号 浙ICP备08109618号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6-84765071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黄岩新闻网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