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黄岩支站 
您现在的位置: 黄岩新闻网 > 橘乡文苑
时间都去哪了?
2016年05月27日 09:16 来源: 今日黄岩 【进入论坛】

  过了五四青年节,转眼,六一儿童节快到了。“六一”不仅仅是小朋友的节日,也是成年人童年回忆最会泛滥的时候。时光穿梭,童年已远。你还记得那些与“蓝胖子”一路同行的美好回忆吗?还记得小时候曾经和小伙伴们一起玩泥巴的天真岁月吗?还记得当初卷起裤腿去池塘抓鱼的阵阵欢笑吗?“六一”将至,听听成年人的童年回忆。

  童年里的那片橘园

  讲述人:小狼

  儿时记忆最多的就是待在外婆家,越待越粘,越粘越待。

  曾经,舅舅承包了大片的橘园,田间小路,橙黄的大橘子,小水沟里的螃蟹、水塘里的黄鳝,构成了我对这片橘园满满的回忆。外婆、舅舅他们总是带几个钟点工一起下园子,我和哥哥总是跟着他们一起去。对橘园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喜欢每棵树每块地观察过去。最让我感到困惑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树,而我却找不到一个鸟窝。

  在橘子成熟的秋天,也是最高兴最热闹的季节。树顶的橘子长得总比下面的好,哥哥长得高能直接够到上面的橘子,而我能爬树,我俩总是叫嚷着谁摘的橘子更大更甜,大人们摘来的果实一筐一筐装在手拉车上,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时候的橘子长得有番茄那么大,里面的果肉比现在的有滋味多了。

  除了橘子,更深刻的回忆就是橘园里的几只大狼狗了,它们吃的一顿饭总是多得让我俩只手提不动,哥哥总是想着怎么把它牵住,而我总是在想怎么骑到它的背上去。

  如今橘园早已修成了路,造了房,太多的回忆在岁月的尘封中已无法捕捉,可偶然经过橘园旧址时总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前不久在整理相册,无意间翻到童年这张在橘园的照片,感觉这段往事离我那么远,仿佛又是那么的近。人生就像一条画布,需要我们努力画点色彩上去,等到以后好好回忆。

  好想坐时光机回到童年

  讲述人:馨予

  翻开相册,那泛黄的相片里,有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扎着冲天辫,穿着开裆裤奔跑,笑不露齿什么的全然不顾,这就是小时候的我。其实,这张相片里的我还太小,自己没记事,要是没有照片,我对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已然没有概念。原来,童年的自己那么可爱,那么欢乐。

  回想一下自己儿时,四岁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九峰公园度过的,照片取景也都在公园。虽然那段时光,记忆有点模糊,但对于玩的部分,记忆犹新。那时候,爸妈在九峰茶座里开着小店。在我妈的记忆里,小时候的我胖乎乎的,很可爱,而且嘴巴又甜,招人喜欢,所以一些老顾客经常会抱着我进公园的游乐场玩。在我家买的零食,最后又是给我吃。现在想来,小时候长得可爱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有得吃有得玩。那时候,游乐场里的项目我玩了不知多少遍,最喜欢玩的是碰碰车和“激流勇进”,长大后依然喜欢。

  玩碰碰车被其他小朋友撞得失去方向感,也不哭,仍然握着方向盘前进,那时候的自己好勇敢。现在开车却很胆小,真是越长大越放不开胆了。还有“激流勇进”,都是考验勇气的游戏项目,那时候我就觉得很刺激,被水花溅得浑身湿透,还要一遍遍地去玩,乐得哈哈笑。

  再长大一点,爸妈更忙了,我就索性被送到外婆家住。对我来说,那真是求之不得的事,哥哥姐姐都是我的玩伴,大家的年龄也就差两三岁。春天,放风筝;夏天到田里挖螃蟹,去沟里钓龙虾;稻子收割后,我们在稻田里垒灶烤番薯;冬天烤火炉打雪仗。一群孩子房前屋后打弹珠、扔沙包,小时候的自己“无乐不作”,没有什么游戏活动是我不能参与进去的,调皮捣蛋堪比男生。等到爸妈得空来看我,都嘲笑我是小黑妞,假小子。

  印象最深的是五岁那年夏天,刮了一个超大台风。一群小孩在房间里无处可去,外面是“汪洋大海”,大家都盼望着“水世界”早点退去。等到风平雨停,舅舅想了个玩法,搬出大木桶,两个孩子一组坐在木桶上漂移,舅舅则给我们拉着绳子,像坐船一样。那时,我们又希望,水不要退,可以多玩几天。后来,舅舅好像还捞到一条鱼,什么鱼忘了,但那美味我记得。

  长大后,那种随心所欲的态度被我收了起来,也有了女生的样子,但内心终究是“野”着,只是不轻易表露。天真无邪的童年时光,总是在回忆时笑着泪流。有时总在想,童年的存在,也许就是充当长大后不开心时的调味剂!每当想起它,就会有种甜甜的味道流进心头,感觉很幸福,感觉很怀念……

  我有一颗未泯的童心

  讲述人:圆溜溜

  随着年纪的逐渐增长,你慢慢会失去“嫩”的权利,走上“装嫩”的道路,久而久之,连“装嫩”的权利都失去了。因为有一个声音在说“人长大了就该成熟。”慢慢地,我们会把幼稚的自己藏起来。

  于是,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我特地为自己量身定做了一套黑色的职业装,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双黑色高跟鞋。穿上新行头站在镜子前,我满意地看着镜子里那个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的保险推销员,捧腹大笑。

  那一瞬间,我幡然醒悟,我应该有一颗“童心”未泯。只是,这一颗心,常常隐身。只在特定的时间显现出来,比如儿童节。

  关于儿童节的记忆大多集中在小学时期,初中开始就喜欢认定自己是过五四的人,尽管那时人人都听着《不想长大》,却改不掉心中对长大、成熟的急切盼望。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怀念童年,怀念过儿童节的童真滋味,怀念那时天真烂漫的自己。

  记忆中,一到儿童节那天,学校就会举办一些节日庆祝六一,例如艺术节、运动节和科技节。最好玩的应该是游园活动,每个班级准备一个小游戏,最经典的“夹弹珠”和“运乒乓球”。每通过一个游戏,就得到一张贴贴纸。集满贴贴纸就可以兑换小礼物,有橡皮、铅笔、笔记本和书。靠征服一个又一个游戏赢得的奖品,拿在手里心里美滋滋的。游园活动一结束就开启六一疯玩模式。

  真怀念小时候,无忧无虑、天真烂漫,每天晚上的唯一烦恼就是“明天怎么玩”。从来不“挑人”,年纪相仿的、大几岁的,小几岁的,都能玩在一起。每天都是爸妈前脚一走,后脚就跑出去,呼朋唤友,钓龙虾、抓泥鳅、捉知了,还有过家家。

  翻开相册,被保留下来的小时候照片寥寥无几,大多是和家人一起旅游留下的纪念照。那个年代,没有美图,没有ps,快门定格下来的都是记忆里最真实的模样。一张张泛黄的照片,看着照片里自己那张稚嫩的脸庞,爸爸、妈妈年轻的容貌,禁不住还是感叹“时间都去哪里了”。

  我想我应该有一颗“童心”未泯,尽管童年已经离我很远很远。

  我的梦中花园

  讲述人:就不告诉你

  童年是一个美丽的梦,虽然早已逝去,离得老远,可它还是会恍恍惚惚地飘进我的脑海。午夜梦回,它又恍如昨日,从未离去。

  我的童年,没有像世人说的那样无忧无虑,常常会觉得自己有很多忧愁。只是如今看来,那时的忧愁,也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想来我的童年在当时认为的忧愁中,还是无忧无虑的,也许那种忧愁,正是快乐的外衣。

  童年的我,很容易满足,仿佛有一方自己的天地,就是幸福的。当我开始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时,就好像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那种心情是无法言语的。

  记得那是一个夏天,我和父母分房睡,家中没有小床,哪怕我还很小,一个人睡的也是大床。那是一张床头暗藏柜子,上面有一个书架的床。床及四周就成了我的“花园”。我将自己的宝贝都藏进床头柜里,然后布置起书架。书自然是少不了的,还有很多饰品,小小的陶瓷菜篮子、陶瓷鸳鸯、小乌龟饰品等等,这些以往从各个渠道收藏来的小东西被我以各种不同的姿态摆放在上面。可能是念旧情结,大部分饰品我至今保留着,搬家时带到了自己的新房子,放在如今书架的一格。那时家里有很多丝带及蕾丝,我就利用现成的资源,把这些丝带和蕾丝贴在书架的边缘上,然后折很多千纸鹤和星星,串成一串又一串,挂在床边的墙上,就像是“一帘幽梦”。

  我的世界在我的精心打扮下,是梦幻的,是唯美的,就像是童年的一场梦。在那个私人的世界里,哪怕外面是刮起了狂风,打起了雷,下起了暴雨,我就一个人静静地靠在床上,拿着一本书读起来,不管外面多危险,多嘈杂,在我的世界里,它依旧是安全、安静的。

  长大后,我有了自己的卧室,自己的书房,自己的阳台,整个楼层都是我一个人的,私人世界更大了,童年的那个世界还是会时常浮现在我的心头,隐隐地出现。往事总是很淡很淡,却又难以忘怀。童年是一场梦,我的私人世界,便是我梦中的花园,伴我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让我难以忘怀。如今虽然长大了,可我想永远拥有自己的私人世界,守着自己的梦中花园。

  童年的“纸飞机”飞远了

  讲述人:珂雪

  伫立街头,行在巷尾,一天中总有些时间在重复这些单调的步骤。

  直到某一天,在街尾的我望着襁褓里的婴孩躺在婴儿车内与我擦身而过,当目光触及到那辆婴儿车时,我顿时恍惚了一下。

  下意识屈指一算,发觉自己告别童年已经十几年了,随后豁然,才觉时光如梭,荏苒飞过。闭上眼睛,那沉睡在记忆深处的童年趣事便随之醒来。那时候,大人们总是很忙,仿佛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无暇顾及我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所以我们就真的“不知天高地厚”了。

  挖过红薯,偷过西瓜,捉过小鱼,掏过鸟窝……该做的不该做的,也都做过了,那时候总豪情壮志,认为自己上天下地无所不能,在一帮小伙伴中当个“领袖”便觉得很自豪。

  那时候,自己还不懂事,不明白繁衍生育的道理,妈妈给我生了个小妹妹时,告诉我这是她半路捡来的孩子,当时的我便一直傻傻地认为这个妹妹是捡来的。

  后来,姥姥给妈妈送了一辆婴儿推车,是舅舅的孩子用过的,不过妈妈依然显得很高兴,在那个时候,婴儿车算是比较贵重的东西了。

  当时的我其实还小,不能很好地控制这辆推车,所以我并不经常推着妹妹玩。事实上,有不少时间是我偷偷坐在车里面玩的。后来妹妹长大一些了,这辆车便被当作废品卖了,原本它一生的价值也着实已经被榨干了。

  时至今日,关于这辆推车,我对它的记忆已经仅限于‘红色’,一个大致的轮廓,至于是何牌子,我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如今,打开相册,一张张童年照片把我零星的思绪一下子串联起来,筑成一条通往童年记忆的路,我回头望去,脑海中的片段也越来越清晰……

【作者】:  【编辑】: 王振珍
推荐阅读

近年来,我区大力发展产业经济,努力壮大实体经济,...【详细】

高温,对于很多室内工作的人而言,或许只是一个数...【详细】

近日,北洋镇康山村的村民牟永胜,种的南瓜大丰收了...【详细】

在橘乡,“全民健身日”这天,城区的大街小巷也...【详细】

最新热点+更多
公积金违规提取,要被列入失信黑名单了
6月23日左右高考成绩揭晓
五洞桥修缮加固时发现“镇桥之宝”
院桥派出所筑牢禁毒防线守护一方净土
下浦郑村文化礼堂:千丝万缕是米面
上垟乡开展“八一”建军节慰问活动
2011年03月01日 黄岩新闻
院桥派出所开展流动人口登记集中夜查行动
遵守消防操作规程 严防无证电焊作业
“厕所革命”提升城乡文明
【浙江日报】黄岩出台党代表驻室轮值工作制度
关于“视频新闻”无法访问的情况说明
山东省泰安市党政考察团来我区考察
黄岩区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4号 浙ICP备08109618号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黄岩新闻网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