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黄岩支站 
您现在的位置: 黄岩新闻网  >  橘乡文苑
《淡出九峰》(节选)
2017年11月03日 09:04 来源:今日黄岩 【进入论坛】

  新版《淡出九峰》封面

  橘花

  黄岩是个该人人都知道的地方。

  我想人们大抵是从盛产蜜橘知道东海边上的这块土地的。

  不在竹林山溪,不在市井水巷,车过黄土岭,映入眼帘的景观首先是延绵苍郁葱茏、经冬犹绿的橘林。橘的俗字为桔,古称“吉也”,在南方金橘已成了贺岁的佳木。

  记得翻过一本初中语文“同步”之类的参考书,其中有一篇写黄岩蜜橘的文章,出自浙江一位女作家的手笔。文虽写得不错,这位作家毕竟不是黄岩人,不可能领会到橘乡风景的妙处。写橘树写得最好的莫过于屈原的《橘颂》。在漫长的放逐中,寒风凛冽,心灵早已背上了沉沉的重负,屈原步履蹒跚,昂首走过一片片橘林——一个人与国家的命题、道德与放逐的命题,沉沦与苦难的命题,当然,还有理想与信念,都在浓密的绿色中得到了神示。橘树,就是生命之树,而不是在案头客厅富贵吉祥的摆设了。

  我养了不少花,但绝不种金橘。因为橘树不是可以盆栽的植物。

  没有远托异乡的体验,没有重归故里时那种全新的感觉,没有与不变景色对视中的感悟——永宁山上耸立的那两座宝塔,俯视了黄岩的城廓尘寰多少年?“邑人望之以占晴雨”,其实这是大陆的尽头,延绵山脉的尽头,大洋风雨的起始——对于故乡的风景,我永远没有读不懂的怅惘。

  岁月疾驶,还有节令轮回。

  确实,黄岩最好的节令并不是金果满枝的仲秋,而是橘花盛开的春天。这时你无论在哪里漫步——从繁华的市街到乡间小径,都弥漫着花香。星星点点的橘花洁白无瑕,缀满枝头,香气清新高洁,馥郁芬芳。

  黄岩的风景永远是大气的。这时,你到橘林中走一走,满地皆白,蜜蜂成群。当然最好的还是在夜晚,在西江边上的林中小坐,听涛声隐隐,看明月升起。这时,有萧声自远处传来,袅袅不绝。只有这静静的江水、静静的橘林、静静的月色和无边的花香,能创造出不可思议的意境。

  西江的橘林中,有一块石碑,上刻:“魂兮,归来!”

  永宁江

  从外东浦闸出去,沿着橘林中的小路走不多远,便到了江边。

  江边是个好去处。

  水始终是浑黄的江却被称为“澄江”——这中间自然有很多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是杜范诞生时江水三日清澄见底。后来杜范成了南宋有名的贤相,这个传说反映了人民对清官的祈盼,官清则水清。应该说,澄江的上游生态是很好的,山清水秀,江水的浑浊主要是由于潮汐夹带的泥沙所致。

  澄江是黄岩的“母亲河”——尽管修建长潭水库后,这条江的水量已经很少了,现三江口又要建闸,潮水再也涨不到黄岩的县城,更不可能再抵达潮济,但这条江永远不会消亡。没有永宁江水的流注,黄岩、路桥,还有椒江及温岭许多城镇和农田就会缺水。

  咸潮一般对农业生产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澄江却是个例外。少时即听老辈人说起,黄岩蜜橘的品质好,得益于澄江的潮汐。这就像做菜,做甜食时放点盐,味道就会更佳。淡水与咸水反复冲刷,使沿江的土质与其他地方不同,橘树的长势也特别好。每隔一两年,秋天里,我们都要到江边,挽起裤脚,赤脚到江涂上,铲一些淤泥,挑到橘树下,来年的橘树开花旺,结果多。

  江边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可做,如捉沙蟹、跳鱼。还有放冷钓的,一根长长的细线,上面挂有一只只鱼钩,待潮退时布在江涂上。潮水涨上来,鱼钩就没到了水里。第二天退潮时,到江边去收钓,便会有所收获,总有

  些活蹦乱跳的鱼被拉了上来。“一回潮上一回鲜,紫蛤花蚶不计钱。泼刺黄鱼长尺半,如飞摇到路桥船。”清人的这小首诗,写出了永宁江潮汐和渔船带来的丰富海产品。

  刻进记忆的还有八月十六的大潮。那是台风多发的季节,如遇上大风,汹涌的海水滔滔而来,从江中溢出,汪洋恣肆,一株株橘树挺立在漫溢的水中,那浑黄的水色浸泡着生命永恒的浓绿,壮观的奇景令人感叹不已。

  方山

  写罢水后得再话一话山。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永宁山是一道经典的风景,集山水名胜,人文景观于一体。

  这座平地拔起的大山,周围方四十里,四面望去均方正,因而又被称为方山。合白龙、卧虎、九峰东南诸大山为一体,峭岩壁立,云蒸霞蔚,气象万千。县志上说:“旧传僧怀玉于此山飞锡,落临海任氏家。山上有佛迹,常多云气……”这给人很多想象的空间。据说夜宿丫髻岩下的佛院里,夜晚会有诸神降临,可听到屋顶上沙沙的脚步声和金石佩环碰撞之声,可以托梦,可以圆梦。我想,大抵是因为山顶风烈,常有飞沙走石,静夜更惊心动魄之故。

  在都市里生活久了的人,都渴望节假日去爬爬山,更不用说锻炼身体的老人们了。北京城里是有山,景山只有几十米高,太矮;香山西山又离城几十里,路途不便。北方一入冬季,原野一片萧杀,山瘦水寒——不知是气候变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是春夏,香山西山的深涧中也常常涓滴全无。这些北方的山,全没有方山磅礴丰润。我到过不少地方,从秦巴山区到云贵高原,从三峡谷地到五岭山区,虽然不乏名山秀岭,但离城近的“好山”实在不多。

  记忆中雨雾蒙蒙的童年和少年,我曾不只一次地登上方山。山上有飞瀑、清流、奇峰、危岩、松涛、曲径、古塔、禅院……方山与众不同。有的大山只有一峰或数峰,夹在如蚁的人流中往上爬,登顶之后,顿显局促。在极顶的“立锥之地”,即使“一览众山小”,也没有多豪兴。方山群峰会聚,高高大大,峰与峰之间比肩挽臂,有山脊相连,可以朝踏紫云、阜云,晨揽“丫髻”“马尾”。

  泰山、黄山上望海,其实只是一种想象,这些名山奇峰离海岸太远,是目力不能穷尽的。方山上有望海峰,这儿离海也只有二十多里地,天气晴和的日子不难看到日出东海的奇景,自有它的韵致。清人潘颖登方山观海诗写得极有气魄又曲尽其妙:“云涛幻处一杯水,岛屿茫如九点烟。”诗人肯定在云涛的开合处,看到了大海迷人的蔚蓝。可惜在记忆中,我每次上方山,不是雨天就是雾重,登高远望,海天相连的地方一片霞彩,始终没有真切地望见过清亮的水色。

  山花烂漫时节,登上方山,在云海孤岛上穿行,这时你看不到山下的城廓田畴,可是又时时感到它的存在,在不同的高度和清晰度看故乡有完全不同的感觉。汗水早把衣衫湿透,沿着飘浮在云海上的山脊,拨开青草信步走去,风送来一丝意外的清凉,几声鸟语来自某个飘渺的深处,你会感到一种超越的畅快。头顶蓝天,阳光璀璨,雪崩般的白云如生命之潮自由奔腾,你可以感受,可以触摸。记得有一次我带着画夹上山,云里雾里,竟什么也没有留下。

  书籍推荐

  无论是作为记者,还是转型成为官员,朱幼棣均心怀天下,长期关注城市发展、文化遗存和民生问题,除了《淡出九峰》,他还著有《后望书》《怅望山河》《书风法雨》《沉默的高原》等。

  一些经典的历史风景正在冷漠中远去,然而总会有人记起。走在漫漫的路上,我们随同作者,回望。回望已经毁灭了的天下第一关——潼关。回望在岁月风雨中渐渐湮灭的文化古镇……无数山川的变迁,半个世纪的风雨,作者一一思考和分析。

  再后望,关河无渡,山川不语。求索与求学,跨越半个世纪的时空,作者层层深入剖析解读,秉笔直书。旧时激流已逝,需要人的科学觉醒——拒绝盲从,转换思维,瞩望未来……这是作者继《后望书》后,历时五年推出的又一部震撼人心的力作。

  为什么“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三十年来只开花,不结果?无论是财政买单,还是医保保底,中国穷人应该有免费药。体制机制改革,根本上就是为了千千万万民众,能在低水平的医疗服务上,公平合理地享受发展带来的成果。直面医改前途步步维艰的瞬间,直面理想回归照耀的瞬间,让我们心忧天下。

  本书由已故著名学者朱幼棣与妻子翟永存的往来书信结集而成,记录了两人从相识、相知,到相思、相爱的全过程。本书展示了两位知识分子之间深挚感人的爱情,以及朱幼棣去世后翟永存对他的深切思念,同时体现了两位通信人丰厚的学养、卓越的见地和忧国忧民的情怀。

【作者】: 朱幼棣 【编辑】:王振珍
推荐阅读

近年来,我区大力发展产业经济,努力壮大实体经济,...【详细】

高温,对于很多室内工作的人而言,或许只是一个数...【详细】

近日,北洋镇康山村的村民牟永胜,种的南瓜大丰收了...【详细】

在橘乡,“全民健身日”这天,城区的大街小巷也...【详细】

最新热点+更多
今天省考开始报名,这些事项要注意!
台州市内环路(黄岩段)建设攻坚纪事
黄岩区公开选拔科级领导干部通告
64岁“最美丈夫”和瘫痪妻子的平淡幸福
我区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有望突破8...
上垟乡开展“八一”建军节慰问活动
2011年03月01日 黄岩新闻
北洋派出所开展消防大检查
迎重阳 义诊活动进社区
“一刀切”的禁令,利大于弊
【台州日报】一时贪念伸贼手 夫妻双双被抓获
关于“视频新闻”无法访问的情况说明
山东省泰安市党政考察团来我区考察
黄岩区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4号 浙ICP备08109618号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黄岩新闻网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